随园后记

编辑:格式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12 04:26:04
编辑 锁定
《随园后记》是清代作家袁枚的一篇散文。袁枚是清代著名的文学家、诗人。
作品名称
随园后记
创作年代
清代
作品出处
清代作家袁枚的一篇散文
文学体裁
散文
作    者
袁枚

随园后记作品原文

编辑
随园后记 【清】袁枚
余居随园三年,捧檄入陕,岁未周,仍赋归来。所植花皆萎,瓦斜堕梅,灰脱于梁,势不能无改作,则率夫役芟石留,觅土脉,增高明之丽。治之有年,费千全而功不竟。
客或曰:以子之费,易子之居,胡华屋之不获,而俯顺荒余何耶?
余答之曰:夫物虽佳,不手致者不爱也;味虽美,不亲尝者不甘也。子不见高阳池管、兰亭、梓泽乎?苍然古迹,凭吊生悲,觉与吾之精神不相属者,何也?其中无我故也。公卿富豪,未始不召梓人营池囿,程巧致功,千力万气,落成,主人张目受贺而已,问某树某名而不知也,何也?其中亦未尝有我故也。惟夫文士之一水一石,一亭一台,皆得之于好学深思之余,有得则谋,不善则改。其莳如养民,其刈如除恶;吞其创建似开府,其浚渠篑山如区土宇版章。默而识之,神而明之。惜费,故无妄作;独断,故有定谋。及其成功也,不特便于己,快于意,而吾度材之功苦,构思之巧拙,皆于是征焉。今园之功虽未成,园之费虽不资,然或缺而待周,或损而待修,固未尝有迫以期之者也;孰若余昔年之腰笏磬折,里魁喧呶乎?伐恶草、剪虬枝,惟吾所为,未尝有制而掣肘者也;孰若余昔时之仰息崇辕,请命大胥者乎?
五代时,傉檀宴宣德堂,叹曰:“作者不居,居者不作。”余今年裁三十八,入山志定,作之居之,或未可量也。乃歌以矢之曰:前年离园,人劳园荒;今年来园,花密人康;我不离园,离之者官。而今改过,永勿矢谖!
癸酉七月记。

随园后记作品译文

编辑
我在南京的随园住了三年,带着任命的文书去了陕西,不满一年,又告退归来。园内种植的花卉都已枯萎,房屋倾侧压着梅树,天花板上的石灰掉在房梁上,形势不能不翻修改建,便率领工匠仆役清除乱石,察看地势,增加高敞明亮的建筑。整治它已经有一年多了,耗费千金还没有完工。
宾朋中有人说:用您这么些费用,换取您的住宅,什么样高大的房屋得不到,却迁就这荒凉偏僻的地方干什么呢?
我回答他说:东西虽好,不是自己亲自动手得来的不爱惜;味道虽美,不是亲口品尝过的不会感到香甜。您没看见高阳池馆、兰亭、梓泽那些著名的园林吗?苍凉的古迹,凭吊时产生悲愁,但总觉得和自己的思想没有牵连,为什么呢?因为那地方和自己没有关系啊。王公卿相、富室豪门也常常召集工匠修造池塘花园,设计精巧,全力赶建,费劲无穷力气,一旦落成了,主人只是张大眼睛接受宾朋的祝贺罢了,问起某棵树叫啥名字却不知道,为什么呢?因为那地方也是和自已没有关系啊。所以只有文人学士的一水一石,一亭一台,都是通过好学深思之后体会到的,有此体会就动手,不好的地方就改进;他们种植花木如同抚养百姓,刈割杂草如同锄诛恶人;他们的设施规划好似命官设职,疏凿沟渠、堆土造山好比划土分疆;心中有领悟,事事合自然;珍惜物力,所以没有胡干的事;独自决断,所以能不改变主意。等到大功告成了,不但对自己合宜,心中感到快慰,而且自己考虑材料的施用,设计得是否适当,都从中得到验证了。如今园子的工程虽然没有完成,修园的费用虽然很庞大,即便有短缺的需要补全,有损坏的还待修复,却并没有迫切地需要限期进行的,那像我往年带着手板低头哈腰,听乡长、里正喧闹折腾呢?锄除恶草,修剪枝条,顺乎我的心意去做,并没有谁拖住我的胳膊肘妨碍我的,那像热往时仰上级衙门的鼻息,等待大官作决定啊?
五代时,傉檀在宣德堂摆宴,叹息说:“建造的人不居住,居住的人不建造。”我今年才三十八岁,归隐的志向已经下定,既建造又居住,也许是可以做到的了。于是作歌表决心说:前年离别随园,人操劳园荒芜。今年重返随园,花茂密人健康。我今不再离园,永远告别做官。从此改过回头,终生不忘。
乾隆十八年七月记。

随园后记作品相关

编辑
袁枚,杭州人,清代著名的文学家、诗人。乾隆三十四年,袁枚因厌倦官场生活,决意不再为官,便将他做官所得的三百金购下康熙时的江宁织造府隋赫德的一座叫“隋园”的废园,先后花了二十多年时间修葺改造逐步完善,增设楼、台、亭、阁,广植古树木,为了移植一棵古松,袁枚竟拆了园门运进园中,遂使随园成为清代江南的三大名园之一。袁枚并非造园大家,他才学过人,于造园之道却能曲尽其意,他随山势高处置江楼,随其低处置溪亭,随其夹涧为之桥,随其湍流为之舟,其园一切景点因地制宜,随势设景,尤如他笔下随手而拈的清丽文章一般地动人,“随园”之名由此而来。它位于今天的南京市广州路两侧,东起乾河沿、青岛路,西至随家仓乌龙潭,南靠五台山体育馆,北到东瓜市合群新村一带,园以小仓山为中心。
袁枚在三十多岁的盛年两度辞官归隐,解脱一切官场束缚与烦恼,一直在自己设计修建的这个园中优游度日,“忙世人之所闲,闲世人之所忙。”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直到八十一岁去世,著作等身,清福享尽,被誉为一代文星,一代福星。
袁枚三十五岁的那年第一次辞官回家陪侍生病的母亲,这园便是他在那时候买下来开始动手修葺的。三年后,他赴陕西任新职,未及一年因父亲去世。遂以奔丧为借口,再次辞官回家,重整旧园,从此一直过起了逍遥自在的日子,再也没有出去做官。他的奔丧只是一个借口罢了,真正吸引他的是这座随园,以及园中恬静、闲适、无拘无束的生活。他为这座庭园共写过六篇随笔,以《随园记》、《随园后记》、《随园三记》等命名,详尽地记述了修葺随园的经过及其艺术构想、心得体会与园内的四季景色。他在这个既能悦目又能藏身的园中,行坐起卧,仰而观,俯而察,充分享受了园内阴晴雨雪、春夏秋冬四时的不同美景,不时吟诗作文,啸傲风月。他在文章中坦言:“使吾官于此,则月一至焉;使吾居于此,则日日至焉。二者不可兼得,舍官而取园者也。”明确表达了在“官”与“园”两者不可兼得的情况下,宁愿弃官的决心,并洋洋得意地说:“夫两物之能相易者,其一物之足以胜之也。余竟以一官易此园,园之奇,可以见矣。”
为了这座庭园,官都可以不做,袁枚在此来证明他的随园是多么的“奇”,是很有说服力的。因为“学而优则仕”一向是中国读书人的终极理想。别的不说,就坐着轿子被鞍前马后一班啰喽吆喝着开道的那股子威风,以及手拍惊堂木满堂失色的架势,就使那些削尖脑袋钻营,希望一朝得势便把令来行的势利小人无限神往。以袁枚之才,做个不算太大的官应该游刃有余的。但他爱随园远过于爱官,可见当官除了威风八面之外,也是必须付出一定代价的。他在《随园后记》中说:“伐恶草,剪虬枝,惟吾所为,未尝有制而掣肘者也;熟若余昔时之仰息崇辕,请命大胥者乎?”就是说,他在随园中除草剪枝,可以随心所欲,没有任何牵掣地放手干,根本用不着像过去他当官时那样事事请求上级,惟命是从。袁枚远离了官场,在随园中自由自在、逍遥度日,再也不用鞠躬如也,迎来送往,惴惴不安地看上司的脸色度日了。
照一般人想来,他在三十几岁已为自己营造了这么一个私家庭园,在心理上应该已经有极大的满足,人生已有这么美妙绝伦的一个后花园,有了一个绝对舒适写意的憩息地,完全可以在三四十岁正当盛年时再在仕途上拼搏一番,其间有兴趣时可随时回到这个园中歇口气、调整一下身心,然后再回到官场中去厮杀。历史上许多大官与名园的关系绝大多数都如此。名园往往常年关闭,大官生在江湖身不由己,一生难得有多少日子来园中。而袁枚却把有限的生命年华都陶醉在一年四季宛如仙境的随园,居随园四十余年,朝夕盘桓其间,享尽了其中的妙趣与清福。[1] 

随园后记作者简介

编辑
袁枚(1716-1797)清代诗人、散文家。字子才,号简斋,晚年自号仓山居士、随园主人、随园老人。汉族,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。乾隆四年进士,历任溧水、江宁等县知县,有政绩,四十岁即告归。在南京小仓山下筑筑随园,吟咏其中。广收诗弟子,女弟子尤众。袁枚是乾嘉时期代表诗人之一,与赵翼蒋士铨合称“乾隆三大家”。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诗词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散文 古诗 中国文学